眼看著牛牛就要播第七集,原本打算乾脆把兩集並在一起寫
但想想又覺得這樣違背我的初衷,最後還是提起手指了!XD
先前由於是將每集出現的各種主題歸類描述,因此順序上跟實際劇情的進行不相同
後來發現這樣需要花好多時間組織,有些內容相互關連也很難切割
現在索性還是依照劇情發展的時序來寫,也可以說是標準的流水帳?(噗)
所以關於劇情上的延伸思考..."或許"有機會再另闢一篇探討吧!

*******************************

接續上一集最後,教授通知大家格林媽媽有難,擔憂的眾人飛奔至牛棚
若松則被美帆子催促著提行李回房,希望也能趕快趕過去看狀況
看到正在急救的加藤獸醫、高志爸...真野、高志與和美也趕緊做出應變的行動
望著大家都在為格林媽媽出一份力,自己卻無法反應的彩華只是驚慌的楞在一旁
隔天一早在牛棚醒來的彩華發現格林媽媽已經暫時脫險,但周遭卻完全沒半個人...
原來是大家見她睡得香不好意思把叫醒,
見到每個人身上都有"奮戰"的痕跡時,彩華愧疚之餘也察覺自己所學的不足...

接著吃早餐的時候,大家突然談到為何加藤醫生這把年紀還沒結婚
看到醫生吃飯時有一堆奇怪習性後,若松脫口說出「因為是個怪人吧!」
結果加藤醫生反說「我才不想被你講說是怪人哩!」XD
就是咩~若松你自己才是大怪咖啊...到底哪來立場說別人怪阿~XDDD
後來百合爆了個料,「其實醫生一直有個喜歡的唷!~」
"在鎮上的單身女子"、"不是羊牧場的澄代"...還有誰哩?(自己猜XD)

美帆子推測醫生一定是太晚向對方表明心意,所以才會一直這樣蒙混到現在
還帶著笑臉說「戀愛很間單阿~喜歡的話就說喜歡,之後就會有結果的~」
沒想到...現學現賣的若松馬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說...
「喜歡!(轉向百合) 我喜歡百合,我們交往吧!」 (噗!~XDDDDD)
高志:「你說什麼你!?」 真野:「這也太快了吧?」(百合害羞跑走~)
加藤:「阿~你被拋棄了!
哇哈哈~若松真的是本劇的一大笑點人物吶!
編劇別總讓他忽然在人群裡蒸發阿~不然這樣會少很多樂趣的(笑)

一直把自己沒能幫上忙掛在心上的彩華,沒吃完飯就跑出去看小格林
觀察敏銳的真野發現後尋問她怎麼了,接著也跟上的和美看到這一幕表情有些複雜
不知道和美是否開始懷疑...真野在她生病時的暖中送情只是單純出於朋友的關心
很照顧每位組員的真野在這樣的情況看來,好像當初並沒特別喜歡和美?@@a
該不會彩華要跨足高志、真野兩邊變成併行的三角戀吧...= = (希望我想太多)

大夥兒帶著格林去看媽媽,雖然他們都為格林媽媽的康復開心著
然而摸著格林媽媽的高志臉上卻透露著一絲不安的神情...
事實是如此,高志爸正打算把已經無法產奶的格林媽媽出售處理
(原則上買出去後...大概就是要變成牛肉了@@...)

彩華拜託寺西教授幫她補習,希望能夠加強她以前所不足的課業知識
只是平時上課不很專注的彩華,中途還是撐不住的打起瞌睡XD
目睹這個情景的美帆子後來還開了彩華的玩笑...看來美帆子真的變哩!

發現格林媽媽可能要賣掉後...高志馬上又前去跟父親理論一番
並說如果是自己的話,一定會再多觀察一些時間再做決定
高志爸則考慮到現實問題,繼續養這頭牛只是徒增糧草費用的負擔
並且數落高志說,先前他不正是因為覺得酪農業沒有前景才不想留下來
既然沒有想要繼承家業,就不要只是高談闊論的說著這樣不負責的話
路過聽到對話的美帆子跟彩華,告訴了真野跟和美,大家又開始面色凝重...

若松在羊牧場老闆的餐廳裡進行"求愛大作戰"!XDD
一直拿著自己手繪的各種"I Love You"圖畫,給正在整理餐具的百合看
最後百合喜孜孜的告訴若松~「我們就先從朋友當起吧 (這有發卡嗎?XD)
什麼樣的朋友?「嗯~喜好UFO的朋友怎樣」(噗)
若松:「好阿~(轉頭過去) 不過這樣感覺有點微妙耶...XDDDDD


->羊牧場主人看到若松跟百合的火花,表情好可愛!XD

另一邊高志正在與教授討論對策,希望能阻止父親淘汰掉格林媽媽
然而教授以為場主的意見通常是無法更改的,可以理解身為兒子的高志的顧慮
高志:「一定得要改變...一旦不行就馬上淘汰掉,而不是去延續這個生命,
          我認為身為酪農的話,應該要想盡一切辦法直到最後的最後...

教授:「這樣一來的生活就會很辛苦~」
高志:「這也是酪農所包含的...
教授:「酪農不能賺錢嗎」 高志:「咦?...」
教授:「把養育生命看得很重要,那樣辛苦的工作,賺錢卻放在其次,
          應該是這樣的工作嗎?所以不想繼承,因為太辛苦了...

高志:「雖然有點任性,即使明白,但我也不會像父親那樣妄下結論...
這段談話現實的很深入人心,就是一種理想與現實的拉扯吧!
教授的那段話也許就是在提醒著高志,他的父親也是迫於現實的決定
還未真正繼承家業嚐過苦頭的高志,自然會這樣建築著理想的夢... ... 

於是羊牧場的主人替眾人提供了一個方案,便是將牛租貸去用於割草
深覺這個方法既不用殺害一條生命,也不於讓牛無所用途的眾人紛紛覆議
然而高志的父親對於這個替代方案並沒有表示意見,只是沈默以對...

隔天一早,彩華開始興致高昂的說要到各個牧場去工作
說自己也吃飽了的美帆子走到前聽的高志一旁坐下,說了「我的眼睛好痛
因為自己無法像彩華一帆風順長大的人那樣,單純沒心機、熱情十足、活力充沛
覺得這樣的彩華光芒太耀眼了~自己快被她閃瞎!XDDD
而憑著一股衝勁想多學習的彩華,卻讓蘆崎媽媽額外增加負擔而身體不適
克也生氣的說要彩華別再這樣一頭熱的,連其他人都要跟著她忙東忙西
彩華自知理虧沒有說話... 

美帆子的戀愛理論也讓和美記在心裡,於在用牧草在地上排了"スキ"(喜歡)
這時正好真野走過來,於是和美想趁機告白...「スキ
沒想到一陣風把地上的字吹亂,從"スキ"變成"ノ牛"
於是真野瞭解了和美非常喜歡牛!XDDDDDDDDD
->隨風飄盪迎面走過來的真野,這一幕的小出真是爽朗的帥阿!

高志再次看到父親與屠宰場(?)的人接觸,憤怒的追問為何不接受租貸的方式
高志爸認為他只是依照以前一貫的方式處理
就在高志抱怨父親從不聽從他的意見時,彩華開始發難...
讓牛再活長久一些,為大家造福,這樣想的高志有這麼糟嗎?不能當酪農嗎
實際上是教授要場主依舊有制度處理,目的是希望學生們也能面對目前的現實


隔天,不放棄的彩華依舊去拜託高志爸,並答應會負責把今天的牧草全部搬完
看到彩華辛苦的用推車來回運送牧草,其他人也開始一起幫忙,希望打動高志父親


然而事與願違...
羊牧場的主人也向高志道歉說租貸的農場現在都牛隻過剩,無法再接收
最後的最後~格林媽媽還是難逃悲慘的命運被送走了... ...
彩華忍不住追上車去,接著其他人也紛紛跟進,最後還是只能眼睜睜目送車子離開
(跑步的途中真野跌倒了XD~你整個跟和美就是一對咩!XDD)




晚餐時大家都沒有食慾,正當美帆子跟彩華想離開時,和美說了...
「"我吃飯了"這句話表示對這個生命的感謝... ....」 
真野組長接著說...
「...是表示養育這麼生命、搬運這個生命、烹飪這個生命的所有人的感謝!」
於是兩人再度回座,大家抱著對食物的感謝說"開動了"將晚餐繼續下去。。。
 

下一集,廬崎媽媽再度病危需要開刀,而且手術費非常龐大...最後究竟會如何?


>>題外話,已經連兩三集沒有看到片尾畫面,真是好可惜!

------------------


最後這張"撒秘思"的圖沒什麼意思,只是覺得兩人表情淒美得很適合看圖說話 XD


全站熱搜

elo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