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的牛牛太讓人傷心了~竟然用了我兩張面紙 (->已經很多)
因為寫報告就一定得看第二次,但這集的劇情真是不忍讓人再次重複呀!T︿T
約莫從第五集開始,牛牛每集都會以歡樂喜劇作開頭,但最後都會賺人眼淚
而且友情跟小鎮的人情正好是我最沒輒的~越看越覺得我哭點好低
總之...這集應該可以稱做"溫馨的悲劇"(?),真正的結果就不說了...

*************************

這集開頭的口白是由和美帶出...
說著實習已經過了一個月半,大家從原本的陌生變成現在團結一致
結果和美一下樓梯就看到高志摔到牆邊,原來樓下的一夥人正在混亂的大戰!!
大家都搶著為自己申冤的你一句我一句,最後和美受不大叫赫止(戶田難得的"大聲"XD)
於是真野開始說明事件始末:UFO→蛋糕→高志打若松→真野打棒球XD→美帆子打高志
以上就是整個一連串衝突的發生過程,爆笑的啦!XD
請自行看會動的影片,言語實在難以形容(笑)

接著是真野組長的"討女人歡心教學"時間XD
因為看到美帆子、彩華、百合三人在玩水,高志發現克也喜歡美帆子
於是兩人開始想幫克也的忙(所以高志先前沒有喜歡美帆子?@@a)
真野是告白未曾失敗代表;高志是告白總是失敗代表(啥?我不信啦XD)
自信的真野一副老練說,自己看中的對象從來不會放手(所以你到底喜歡...誰阿?!)
他告訴克也,要盡量把對方帶入自己擅長的活動,於是他們一起騎馬去了!!
克也:「還有很多漂亮的地方,可以的話,一起去如何
美帆子:「好啊」(面帶笑容)
咦?...美帆子竟然答應了喔?!先前鋪的梗不是她跟高志有點曖昧嗎?@@"
難道這都只是高志以他自己較年長的身份,來開導其他人而已阿?!
繼上一集真野一直有意無意關心彩華的轉變後,這集的美帆子也有點摸不著頭緒阿= =a
 
 
 (↑三位爽朗的青年(?)~右邊那位你笑得會不太苦了一點?XDD)

另外和美找蘆崎媽談心,說自己好像"打翻醋罈子"了~(笑)
雖然她說暫時不能告訴蘆崎媽對象是誰,但蘆崎媽還是給予她建議
認為這些歷練都會成為未來的養料~希望和美能好好珍惜
回到馬棚後,和美發現盧崎媽不太對勁,原來心絞痛的毛病又復發了!!


((從第七分的片頭出現後...開始準備手帕等防淚用具...))

醫生告訴克也,母親不定時的心絞痛可能會轉化成心肌梗塞,需要盡快動手術
然而手術之後可能會有併發症,也可能無法完全根治而有復發的可能
重點是手術費需要500萬!!
克也家並沒有這麼多錢...於是便開始打量著將家裡的馬跟馬場全都賣掉來籌錢
高志告訴教授他還是很擔心,想要另尋辦法幫助克也經濟上的困難
回到房裡,坐在牆邊的若松忍不住說:「沒辦法~把我的畫賣了吧!
大家期待著他把畫拿出來,沒想到...全部都是"外星人"!XDDDDD
若松阿~你是想賣誰阿!~~~~(倒)

高志跟父母談到蘆崎家的狀況,兩老說以培養賽馬為要的蘆崎馬場,其實經營上很艱辛
其他鎮民更說到,即使場跟馬都賣了也難湊足開刀費用,以後的生活也會很困難
這時杏子兒子一席「如果媽媽病了,我也會非常努力賺錢」的真摯童言
使得眾人更加體會到克也不惜一切、勢在必行的決心。。。

克也一方面滴咕著鄉下地方的人,總喜歡拿鄰居的事當作"閒話家常"
但看到各個牧場的人都紛紛到自己家的馬場幫忙,克也還是不由得心生感激
尤其這塊土地是鎮民共同打造出來,創立家園的情感自然不可一般
雖是老套情節,卻也是真實不滅的寫照
(我家也是鄉下地方~這種事一定知道的->莫名得意)

一心以為手術是為母親好的克也,其實沒有瞭解母親真正的期盼
盧崎媽認為在無法保證手術能根治的情況下,已經無需為年邁的老命如此耗費家產
而期望克也能把她喜愛的賽馬glasswind醫治好,並繼續經營父母視如己命的馬場
眾人知道蘆崎媽不接受手術後,開始分成兩派意見
和美以為應該尊重病人本身的意願,克也一派認為目前狀況危急無論如何要手術
真野與高志則處於中立派無法判定(還是無奈?)

(->高志又去找加藤獸醫吃飯了XDD~這快變成每集的笑梗)
加藤醫生與高志主動到馬場替glasswind看診,沒想到被克也的"都要賣掉了"給拒絕
這時一旁目睹的美帆子心裡忽然浮現了想法... ...
而和美這時在醫院陪伴蘆崎媽,在蘆崎媽的回憶下終於發現了她喜歡的人!

病房外,克也沮喪的告訴畫了glasswind素描要送蘆崎媽的若松...「已經不可能了!」
由於母親心臟衰竭過快,醫生告知已經無法承受手術的風險
晚上高志也來到病房探視,告訴蘆崎媽要為克也努力的撐下去
蘆崎媽卻說~即使自己不在了...克也還有你們這些朋友、鎮上待他如家人的居民
還要高志以後即使回到東京,也不要忘了偶爾回來看看大家...
聽到此言的高志,在病床旁緊握蘆崎媽的手,哭得不能自己... ...〒﹏﹏〒

 

最後克也決定完成母親的心願...拜託加藤獸醫要把蘆崎家最引以為傲的glasswind治好
美帆子提一箱工具來到馬場,希望獸醫系出身的自己能多少幫上忙,
雖然自白以往不認真上課而沒有把握,但加藤仍給予美帆子「盡量做就是了」的鼓勵

這時病房中的蘆崎媽正看著若松畫的glasswind...臉上盡是滿足微笑
忽然間,蘆崎媽陷入昏迷的緊急狀況...於是立刻送進急診室急救
這時另一頭glasswind的腳傷已經醫治完畢,高志跟美帆子先後趕到醫院
只見眾人已經泣不成聲,而克也獨自一人與母親待在病房裡
出了病房的克也...看到的是親如家人的朋友們與鎮民投射的關懷眼光... ...

夜晚,克也和眾人聚集在草坪上,他回憶起小時候母親常說的「蘆崎家的古老故事
由高志開始,大家一句接著一句的為克也接續著這個故事,
若松還自動在故事最後,替克也將後代的女主人翁代入美帆子
(->這裡明明很感性的阿~怎麼突然又讓人笑出來了 T﹌T....)
故事的最後,就在一群年輕人回憶與嘻笑的夜裡...隨著天上的星辰緩緩度過... ...

 



------------

轉個心情離題一下...
片尾玉鐵跟相武出來"賣唱片",
怎麼覺得玉鐵這段台詞好像講得非常打結的感覺阿!XDD
想來這短短不到半分鐘的推銷員台詞,應該吃了不少次螺絲(笑)

全站熱搜

elo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