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採訪忘了是從哪找來的  如果有人也看過或知道雜誌出處  麻煩向我通報一聲哩! 
畢竟還是要尊重熱情翻譯者的文字版權~

如果想瞭解瑛太身為演員的認知  這篇必看!
只能說~他還真的很像躲在角落畫圈圈的人啊~

==============================

(2006某雜誌)

今年以來,瑛太已陸續出演了富士電視台連續劇《Unfair》、《suppli》,以及電影《喜歡你》、《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等熱門作品。他的最新作品《東京朋友電影版》是在去年DVD版電視劇的基礎上初次電影化的作品。在電影中瑛太飾演讓主人公(大塚愛飾)音樂夢想覺醒的契機性人物——吉他手新谷隆司。瑛太在演繹出一個自信滿滿才華橫溢的吉他手的同時,也表現出他心內脆弱的一面,塑造了一個擁有多面性的複雜人物形象。

無論怎樣的角色都能真實地表現,這兩年來他的表現力急速提高,已成為現今發展勢頭最猛的年輕演員之一。然而提到這種強勁勢頭時,他的回答令人意外。正在急劇成長中的瑛太,坦誠的和我們聊了他作為演員的困惑以及對未來的展望。 

--------------------------

——8月《東京朋友電影版》公映,而且您還陸續出演了其他很多熱門作品,今天能請您談一下這個大飛躍嗎?

「(笑)不是什麼大飛躍」

——(笑)。《東京朋友電影版》中您演繹的隆司是個自信且非常情緒化的人,對音樂有極強的熱情和才華,另外您還刻畫出他性格中不安和膽小軟弱的一面,呈現出一個非常複雜的人物性格。我覺得您是能表現出人物多面性的演員。

「不論什麼角色我都會去探索他的各個層面。但儘管如此,由於是我來演,最終還是會表現出我現在的想法。」這是破壞了角色性格、還是不拘泥於角色,我也不清楚。我目前在演連續劇,不過看別人演戲會覺得表現很穩,我就非常不穩定。或者說自己沒有保持一貫性。儘管探索角色也會覺得非常有意思,不過最近也有想要逃走的念頭。」

——從角色之中嗎?

「從角色裡,或者說從拍攝現場。這麼說是不是不太好啊(笑),也許說到底我還是想要穩定。揣摩角色的時候會非常不安。儘管我一直覺得「瑛太」這個人怎麼樣都無所謂,我想成為可以隨角色而變化的演員;但卻越來越重視有自己風格的表現,脫離了初衷這點讓人覺的很可怕。我最近在想,如果最後沒有自己特點的話,就會止步不前。所以說現在是最低落的時候。」

——真的嗎?很意外,和當初預想的很不一樣。外人看來,你現在可是正在勢頭上。

「一點也不。H才勢頭正勁(笑)。真的恨煩惱。不過也許某種意義上說也是好事。這樣才能體會到超越後的快樂。」

——沒錯。走出現在的情況後再回頭看時會發現一下子成長了很多,已經能很好的演繹各種角色了。

「沒錯。如果總挑別人毛病的話,也會注意到自己的問題,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你是指儘管打算演別人,但也會注意到自己嗎?

「嗯,沒錯。因為比起相似點來講,我考慮更多的是如何把角色與自己不同的部分,自己沒有的部分表現出來。所以必須去做一些平時不會做的事情。比如對人微笑 (這是說你平常都不笑嗎?!@@a)。 這個該怎麼做呢。其他類似的事情也是一樣(笑)。」

——這是你平時不會做的事嗎(笑)?

「對啊。儘管對著小孩子還是會笑,但都是無意識的。所以在面對攝像機之前就會去做這種事… …。做演員真不容易啊(笑)」

——要回復那種基本狀態嗎?

「對啊。演員就是騙人的啊(笑)。」

——《被厭惡的松子的一生》時我們也聊過,那時候你說過和中島哲也導演在那麼壯觀的現場工作自己也有很大成長,照這麼說有了那麼大的成長,你現在應該已經是更上一層樓了吧?

「不,應該這麼說。是不得不進步,大概(笑)。這很不容易。不得不改變。最近我總想,把演員當職業真的非常痛苦。」 (你不要改天嚇人的說什麼要隱退之類的阿~>"<)

——有沒有一直想做下去的情況呢?

「不管怎麼說也還是有這樣的時候的。我聽前輩的一個女演員說過:「如果10年裡能有1部自己的代表作就可以了,其他就只算工作。她已經做了幾十年,已經做到了。所以說我現在只有一部部拚命努力。因為還是新人。」 (嗯...會不會是松隆子說的呢? 無根據猜測:p)

——今後有沒有想成為他那樣的理想的演員形象。

「現在還沒發現。我想成為和前人不同的人。經常聽取「因為是演員所以必須這麼做」的意見,也會身體力行融會貫通。我想繼續保持這樣的學習能力。因為我想演繹各種各樣的角色,所以就要隨著角色性格改變行為方式、習慣、甚至聲音。我想成為這樣的演員,大概還要花20年吧(笑)。說到這裡,我覺得如果可以表現出自己的特色也不錯。」

——也就是說比起追求自己的風格,你更想成為可以表現各種風格的演員嗎?

「嗯,沒錯。對我來講做演員不是探索自己的過程。我一直可以從作品中學到東西。到了現場後很多東西不得不學。很多東西一下子擺在你面前,我想擁有可以突破這些問題的爆發力,但我還不知道目前的狀況該如何突破。著急也沒用,所以現在想好好失落一下(笑)。有某種東西我無能為力,發現這點後就很失落。」

——你現在發現自己無能為力的是什麼?

「自己的軟弱。」

——作為演員的嗎?

不是作為演員的,是一些最基本的地方。比如現在突然闖入強盜,大喝一聲:「喂!」,我可救不了大家。」 (XDDDDD)

——(笑)沒人那麼輕易就可以救了別人。

「但我可直哆嗦(笑)。」

——但是正因為有這樣軟弱的一面,才有你現在的表演。就算不克服我也認可你。

「謝謝。… …嗯,也許不突破也是好事。也許坦白承認自己的弱點也是種突破,聽了你的話我就這麼覺得。即便現在,也許有些事情非做不可,不要等待。嗯...有人說,因為別人的評價而沮喪的時候、怎麼也做不好的時候,機會也正蘊含其中。只要能夠超越這些,就可以有非常大的改變。演員大概就是這樣反覆的過程。演員是,做人也是。(點頭ing...)

——那麼我就期待下次的會面了。希望你那時的表現會讓人瞪大眼睛。 

「會大的。鼻子也一起變大,臉也一起變(笑)」 


全站熱搜

elo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