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篇是關於拍攝電影蒼狼時的採訪   應該是香港的雜誌吧~(從名字翻譯推測:p)
言談中感覺松ken其實還很有天真的孩子味  因而每拍一部戲都能使他從中獲得新的人生觀
不過沒想到他從來沒出過國...去蒙古拍戲成了他的初體驗   該說他可憐還是幸運呢?
是說要到蒙古去也是很難得呀~(浩瀚的大草原吶!本人還覺得蠻羨慕的說)
其實最可憐的應該是他苦苦練習的騎馬戲被剪掉吧~但願DVD真的能如他所願的收錄(笑)

==========================

 
  <<松山研一  異色世界>>>  

『3.31專訪』 COOL-3月特刊

 
去年由「死亡筆記」引發的異色熱潮使松山研一勇奪學院獎最佳男配,並橫掃電影界的各大新人獎 今年依然倍受關注的他在不久前剛上映的新片「蒼狼—直到天涯海角」中飾演成吉思汗的長子術赤。

出道至今挑戰的角色都差異巨大,唯一不變的是銀幕下不加修飾的素顏和永遠波瀾不驚的表情。這個不斷散發出溫煦氣息的和風男子,帶著那份看似不在意的雲淡風清,在只屬於自己的異色世界裡安靜地綻放。
 
---刮到天涯海角的蒙古風
 
經過長達27年的構想,描寫蒙古英雄成吉思汗一生偉業的巨作「蒼狼」終於從小說搬上銀幕。在蒙古拍攝了4個多月,總耗資近30億日元,可稱之為日本史上規模最大的影片。自「男人們的大和/YAMATO」後松山研一和反町隆史的再度聯手,又將帶給我們一個怎樣的奇異之境? 

『這是一個蒙古人的故事,由日本人來演外國人的電影非常稀少,所以能參加這次"挑戰"還是很幸運的。雖然幾乎無人不知道歷史上的英雄成吉思汗,但他的一生中還是隱藏了相當多的秘密。電影裡涉及了很多遊牧民族的歷史和中國古代史,於是完全不熟悉那些歷史的我,不得不重新溫習歷史課本。最驚訝的是,當時的蒙古居然是把女性當作戰利品。這在今天是完全不可想像的事。如果說當時的女性只能選擇接受的話,現代的女性可是相當有平等意識跟覺悟的!單單從包容萬物的心態來講,男性怎麼努力都無法勝過女性嘛... ...「蒼狼」的故事有兩個基本點支柱支撐著,一個是人們之間的愛,另一個則是男人的戰鬥與熱血。如果外國人能拍出連蒙古人都覺得感動的作品,不是很令人激動的事嗎?所以大家一定要看看哦!』 

這次的拍攝只有松山一個人比大家晚到達外景地。談到中途加入拍戲的感覺,也許用"夠戧"兩個字足以形容。『我演的術赤這一角色,雖然原本也是電影後半部份才登場的任務,不過突然介入到已經進入狀態的大家中間,就感覺除了我一個人外,演員跟STAFF的大家已經全都變成蒙古人了,彼此的交流上產生了挺多困難。因為大家都把自己的角色帶到生活裡了,那種差異不能不讓人吃驚,還好跟反町隆史的合作比較多一點,得到他很大的幫助。反町對自己的角色傾注了全部心力,是個對自己要求很嚴格的演員。為了揣摩成吉思汗的角色經常會一個人保持姿勢站在那裡,就算是沒開拍的時候也像是在領導軍隊的感覺。』

拍攝期間比較痛苦的回憶?『沒有的吧!聽說那邊氣候嚴寒,還好我去的時候都是好天氣,既不冷又不熱,所以拍攝進行得很順利,幾乎沒什麼特別勞累的感覺,只覺得過了一段非常充實的時間。騎馬的戲拍是拍啦,但很遺憾已經被剪切掉了,能收到DVD裡就好啦(笑)。騎馬總是掌握不到竅門,對我來說挺頭痛的(笑)。沒什麼騎馬經驗的我,去蒙古之前還先到國內練習了30個小時以上,一直都挺困難,說是騎馬不如說是請求它讓我騎… … (XDD~太好笑了!) 好蒙古的馬比練習時候的更小一點,也肯聽人說話的樣子。不過想讓牠停下來要耐心地說,半途而廢的溫柔完全起不了作用(笑)。至於其他演員嘛大概都比我熟練,尤其是反町騎得很帥氣哦!

服裝跟道具方面的話,完全不會用弓箭的我也是拚死地練習了一番。拍攝現場跟我交談最多的是(野村)佑人,他跟博爾術(野村扮演的角色)有著相似的個性,都是很擅長調節現場氣氛的人呢。只要誇田(吉彥)跟野村湊在一起,不管是白天還是晚上四周的空氣馬上會變得開朗起來。記得我剛去外景的時候就感受到那種氣氛,當時還被嘲笑說「你看上去還是個毛頭學生嘛!」(笑)。韓國來的ARA(高雅拉)很可愛,雖說還是高中生,但已經是個蠻懂事的小大人了,而且日語手得很熟練,平時閒聊也完全沒問題。總之大家都團結在一起,努力演出了「蒼狼」這部作品。』
 
--- 蒼狼之子術赤
 
術赤的戲份並不多,但全部都是重要的鏡頭。松山說起了自己對角色的理解,『事實上還沒去外景之前做角色準備時,完全沒意識到要演的是一個蒙古人,生存方式跟我大不一樣。一開始我只看得到術赤與鐵木真的父子關係,以為那就是角色的重點了,到了真正踏上蒙古的土地之後才有了"術赤原來是個蒙古族武士啊"的實感,於是發現之前的想法遠遠不夠。一方面擁有男人的堅強,另一方面又抱著"自己跟成吉思汗是不是真的父子"這個解不開的心結,這可以說是他最脆弱的一點吧!所以是個心理非常複雜的角色。我去外景地的時候大家都已經進入了狀態,在反町跟其他演員的意見和幫助之下,通過自己的理解一點一點地拼湊起了術赤這個人。』
 
--- 初次草原行
 
對松山來說「蒼狼」是第一次去海外拍戲 ,蒼野茫茫的蒙古風光也帶給他很大感觸。『我自己感動得不行,很想跟大家一起分享一番。在蒙古的日子覺得很開心,事實上工作和私人時間我都從沒去過海外。所以第一次在外國拍電影真的是很了不得的體驗。不過說是"了不得",也沒有其他對像拿來比較啊(笑)。剛開始我還不安地考慮過會不會有食物跟水方面的問題,結果證明都是自己不必要的擔心。那邊有和食也有印度咖哩、中國料理,種類實在是太多了,蒙古料理倒只嘗過一次。我自己最喜歡印度咖哩,還成了某家店的常客。

至於到去的止瀉藥也完全沒有派上用場... ...那兒的空氣實在太新鮮了!原本大自然就該是那樣的形態,能體會到這一點的我可以說是很幸運,這次只待了短短幾天,下次就自己來好好玩一次吧。回國後大家總是問我蒙古是個怎樣的地方,還有在草原上騎馬是怎樣的感覺。我只能說那裡有日本不存在的風景,真的很讓人感動。去那邊之前也練習過騎馬,都是在有柵欄的地方。草原上卻是完全不同的感受,沒有任何束縛,自由自在地奔跑,不管騎多久心情都很明朗。還有跟大家一起騎馬登上稍微有點高的山丘,在那裡眺望遠處看到的景色我到現在都忘不了。』
 
--- 理想的父親不一定是偉人
 
雖然擁有一個如成吉思汗般偉大的父親,但電影中的術赤既懷著被父親所愛的願望,同時又被情緒複雜的心結困擾而無法坦率說出真心話。在父親的怒目而視和大聲斥責下,覺得自己被冷淡對待的術赤變得怯懦起來,像小孩子似的不知所措。而現實生活中和的松山與父親關係如何呢?「現實中我跟父親的關係跟電影裡完全不同,我的父親不是什麼大人物,而我自己也不是什麼武士,生存方式上也沒有那麼也沒有那麼大的差異。唯一相同之處就是我也很尊敬父親,雖然父親對我成為演員的事剛開始不太理解,不過後來感覺到自己的努力也慢慢地得到了父親的尊重。雖然互相之間不怎麼說話,氣氛還是保持和諧。「問到心目中理想的父親形象,松山的答案是"想成為一個能回答孩子十萬個為什麼的父親"。如果將來有自己的小孩,他有多少"為什麼"我都會一一耐心回答,不會隨隨便便指責的,大概這就是我心目中理想父親的樣子吧。

從這部電影裡學到的是跟人交談和傾聽別人的意見。至今為止我以為自己的想法就是一切,而在這部作品裡卻是行不通,還好反町和其他各位演員都給了我很多意見。換句話就是,如果不接受別人意見的話會很糟糕,而在跟別人的交流中總會發現新鮮不同的東西,所以不管什麼樣的意見我都會先好好聽著,不會馬上否定,然後跟對方一起去尋找答案。人與人之間的相遇真的很奇妙,也是很重要的東西呢!」
 
--- 生就是十萬個為什麼!
 
看著他平靜的表情,你總是弄不懂松山的腦袋裡到底在想些什麼,毫無疑問他是個擁有自己獨特小宇宙的怪人(XDD)... ...「我就是迫切地想瞭解更多不瞭解的東西,想知道所有問題的答案,現在好像就是為了那個目標而活著。比如最近一直在想"日本人到底是怎樣的人"之類的問題... ...因為弄不清楚所以要找答案。完成一部作品之後,從每個不同的角色中應該都能學到某些東西才對。目前為止演過的劇集也從來沒有選擇劇本,總覺得那樣好像太狂妄自大了不管接受什麼工作一定要看到這部作品的優點,作品也好人也好,只要能學到東西,我從來都只看好的地方。

至於有沒有考慮過電影以外的工作,其實我是只能專心想著一件事的類型... ...不過對舞台劇挺感興趣,日劇幾乎沒怎麼演過所以也很期待啊!現在的我因為是在電影中成長起來的,所以只對電影更瞭解一點。電影教會我許多不懂的東西,以前認為理所當然的事,總能讓我注意到自己的想法還不夠成熟。不想要輕鬆的生活方式,因為想試著學會的東西還有很多。同時做不同類型的工作,角色轉換應該挺夠戧的吧!事實上經驗不夠,也不太清楚具體是怎樣啦!(笑)。能與許多作品有著關聯,我覺得是件十分幸福的事情。」
 
松山研一
生日:1985年3月5日
出生地:日本青森縣
身高:1.80米
血型:B型
星座:雙魚座
喜歡的電影:Little runner
喜歡的食物:火鍋
喜歡的演員:Gary Oldman

    全站熱搜

    elo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