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我真的堅持到最終回了!這部一直以來被認為有些平淡的戲,卻讓我覺得收尾收得很
恰當。除了維持小品一貫的溫馨感人風格外,幾場不同角色間的互動與台詞令人很有共鳴,
真的好感動!雖然某些情節是日劇慣用的開放式手法,但想來也是蠻合理的,畢竟有些事情
無法在這樣的情況下就出現定案,還是留給觀眾一點想像空間吧!

若要說些比較不滿意的,可能是某人過渡積極的情感表達,大概是我由衷的覺得他們不適
合而表白者有些太天真吧!雖說這個結果也是在我預料之中的 = =+ ... 另外一件則是怨,
即克也只有在回憶中出現而產生的殘念......

*****************************

接到父親腰痛老毛病發作的高志,二話不說馬上奔到醫院,而留下的幾人正在等待品評會的
結果公布。隨著前三名的得獎牧場依次公布,卻遲遲沒有聽到高清水牧場,知道第一名無望
的眾人難掩落寞...「最後,今年的特別獎要頒給高清水牧場!」咦?哈~原來還有這招啊!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或許特別獎應該比第一名更有價值吧!

帶著獎狀、獎座的四人(喔~沒錯阿...某個人又消失了XD)開心的走回牧場,而高志因為比賽
中途就跑到醫院來,被"覺得傷勢無礙堅持要回去工作"的父親罵了「你就是這樣才不成器」,
父子兩人於是又回到牧場。

就在父親要高志趕一頭牛回牛舍時,高志終於忍不住說:「爸爸太高大了!我是不可能超越
你的...
」果不其然,實際上父親在高志心裡是偉大而了不起的,因為沒有自信往後自己也能
像父親一樣家庭與牧場兼顧,所以才總是消極的逃避。原本要將得獎消息告知高志的大家,
也識相的讓高志與父親進行難得坦承的家庭對話,並悄悄把獎座留下... (這段音樂真動聽呀!)



Grasswind要復出比賽了!百合興奮的跑到餐廳通報消息,而這時鎮民們也說著最近不常
見到宮本議員。雖然知道合併一事並非她的錯,然而心裡卻也難免覺得,當初選了她為小鎮
服務總會期望能有所作用。

到了店門口又無法提起勇氣進去的宮本,這時接到加藤醫生的電話。宮本雖然說著自己沒事
,但加藤認為她是自欺欺人,說著說著竟然出現在宮本的面前!!哇哈哈,怎麼結城祐太的
招數也出現在這裡阿!?
XDDD 該不會金子編劇也有看月九吧?(噗)  而且兩人接下來還有
疑似閃光的對話呀~

宮本看到這些充滿朝氣的學生們,覺得非常的閃耀而忍不住羨慕起來...
加藤:「那我們呢?」
宮本:「我們已經看透了,人生是多麼辛酸與痛苦...」
加藤:「(前略)...當我們回首漫漫人生時,這一輩子是否值得稱讚,只有自己能判斷了!
          我們只有慢慢地做能力所及的事,一點一點...向前邁進... ...」

宮本:「一點一點阿...」
加藤:「這樣我們也能散發光彩的,還有閃閃發亮!~(笑) 」
啊~這不是老人的對話嗎?我怎麼會這麼有感觸吶!(茶)



眾人在宿舍裡為得獎與grasswind的復出而慶祝。真野發覺彩華的目光依舊不離高志,便
前去鼓勵她將自己的心意說出。而真野自己似乎是看開了,看到烤肉烤得手忙腳亂的和美
也出手幫忙,兩人這個微妙的互動(美帆子有發現呢),算是未來有發展可能...吧?(笑)

就在彩華走出宿舍找高志的同時,若松也打算再一次向百合認真的告白。沒想到這對兄妹
非常有默契地說出"刻苦媳婦"與"入贅持家"的答案,足證他們目前是家庭至上,只不過也
沒有排斥或回絕對方的心意。尤其高志目前面臨許多人生的重要關卡,自己正迷惘著不知
如何選擇以後的路,以致於無法給予什麼實質的感情回覆吧!



翌日,彩華向和美說了與高志那番"論及婚嫁"的談話,和美表示未來的日子還很長,不會
催促真野現在做出決定。此時,高志也向真野吐露因為小鎮即將合併,對於自己是否該繼
承家業而煩惱,真野則認為他無論繼承與否,只要能夠由衷的認可父親是個酪農家,彼此
有著共識就夠了
!真野這番話我也好想鼓掌呀~(拍)

隨後美帆子送來克也捎來的消息,信上提到因工作抽不開身,要大家代替他為grasswind
加油。因此,宮本議員也決定以grasswind之於小鎮的重要性,再次提出二度投票來決定
合併與否。就在大家開心的要為賽馬比賽加油時,和美發現羊牧場主人仍然需要看照牧場
而無法觀看比賽,於是真野想到了一個法子... ...。



比賽當天各個牧場主都出現了!原來除了高志以外的五個人,決定要替各個牧場主全權照料
,讓他們也能為grasswind加油,並希望高志做為他們的代表前往賽場。

就在大家高興著grasswind將要出場時,沒想到卻臨時廣播告知牠的身體有異無法出賽。
大家難掩失落的回到牧場後,發現五個學生把牧場打掃得非常乾淨而整潔,即使格林忽然
發生中暑現象也能順利依靠他們的判斷力來解決。教授有感而發的告訴高志爸,學校每年
與鎮上合作實習制度,正在社會上大顯身手的他們,或許就是這個小鎮未來的希望。

高志又去找了加藤獸醫吃飯,並且談到未來的事。加藤說每當他感到疑惑時,就會以"閉眼
→黑暗中摸索→睜眼"
的方式來尋找方向(加藤的表情演變實在好好笑XD),卻被高志嫌像個
傻瓜一樣不想仿效...(喔?)



超~~~級~感人的戲碼來了!(拿手帕) 高志爸在牛舍裡看到認真的高志,向他說了自己也
是竭盡全力的去做。雖然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有時也會感到無奈或疲憊,但這都是為了
妻子、百合...還有高志這些讓他願意付出的家人...

「你從小時就沒有什麼變,從第一次與牛接觸起,至今依然保持著原樣而有著深刻的感情,
我一這麼想起就會覺得很欣慰。當然有時會生氣,罵你『說什麼蠢話呢』而生氣著。但是,
你是我的兒子,我引以為傲的兒子!所以別說什麼超越不了的話,要挺起胸膛來!...」

最後父親對高志做了象徵性的遞帽動作,而這時高志已經哭得不能自己...@_____@ ... ...
玉鐵跟大杉這段都演得超感人,尤其玉鐵這大男人怎麼演哭戲演得如此驚人呀~



實習終於是結束,也是到了告別的時刻。鎮民與宮本議員都來為學生們送行,雙方互相說著
感性的話(溫馨小品不能省的梗啦)。仍在疑惑的高志這時忽然想起加藤說的話,於是把眼睛
閉了起來,睜開後看見的竟是迎面而來的父親!

「我...留下來!...對不起,我還是留在這吧!畢竟這裡是我的家鄉,我最珍貴的家鄉!」
(接下來一連串的"故鄉告白"XD)即將回東京的大家也尊重高志的決定,最後彩華竟然又
當眾表白了,喔~不,搞不好是算求婚(爆),看得在場眾人瞠目結舌(我卻莫名大笑XDrz)
,若松一知道高志要繼承牧場,馬上也跟百合說「當我的新娘」,這兩人實在是無敵天真
又天兵阿~

離開前的五人在車上大喊許多"一定" (彩華老喊著要嫁人讓我有點囧)「反覆重複著"一定",
可能是因為知道,一旦回到各自的生活後,反而就會輕易分開。但可以確定的是,那個夏天
大家是一起共同渡過的...」





兩年後,高志從報上獲得grasswind將再度復出比賽的消息。來到賽馬場看台上的高志,
忽然聽到身後有人喊他的名字,那群曾經熟悉的人回來了!傾注全力熱情加油的希望之馬
,最終的結果會如何,誰知道呢... ...
























elo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