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鮮事 §
新站開張,舊文章緩慢搬遷中~ eloisa7150.blogspot.com
不知是否因為"銀季"主題曲是可苦可樂所唱,所以瑛太才上了這本音樂雜誌?但這不是重點
,主要是這篇訪問有別於女性雜誌慣常的風花雪月戀愛問題(雖然我也是想知道的啦,但現
階段他怎麼問都是“我想要多瞭解女性”、“我還是不太理解女生阿”這種鬼打牆的話(噗))
,而是有段既知性又感性的“明星論”與“搭橋說”,絕讚呀。

採訪末尾還有爆笑的合作夥伴提問,結果不是男性(是的!)的趁亂告白XD,就是酒肉朋友 
(?XD)詢問這位無人不曉的酒國英豪,有什麼喝酒鮮玩意兒,實在太.好.笑.了!XDDD  

不過這都要先感謝Qちゃん的無料翻譯&圖片scan,以及博愛的轉載許可,大感謝哩!


***************


 《別冊カドカワ  総力特集 コブクロ - 瑛太 》
(圖&文譯:quickshlef)




「我做不成偶像。可是,我不會讓別人可以模仿到我。」

瑛太,是一位在每一個角色中都表現出足以令人產生「演員是否換了另一個人?」疑惑的演員。又,擅長在同一個角色中,同時演繹出溫柔和恐怖,冷酷與熱情這種擁有兩極端的複雜個性。才剛滿25歲的瑛太,我聽了他一直走到今天以及今後的故事。

第一眼看他,溫順和善。事實,在拍照過程中笑聲不絕,訪問時會看著你的雙眼,不慌不忙地一邊思考用詞一邊回答的好青年。「即使是自己在講話,有時像是能連貫自己的想法,又像是連不起來,會漸漸產生一種缺乏整合性的感覺」。連訪問中發言時產生的這種現在進行式迷惘也如實相告,他的坦率和真摯深深打動了我。

另一方面,瑛太內裡也隱藏了給予他寂寞疏離等內心黑暗元素的「可悲攻擊性」。望獲得理解的渴求,多半時候不能獲得理解的心灰意冷,又不想輕易地被人看穿理解的抗拒心—這些情感持續地打轉,曖昧混沌的存在著。正因此他的戲有著一種深度,就不同角色可以醞釀出完全不一樣的氣氛。與此同時,也驅使了我「想知道瑛太的真面目」的欲望。

(看這段前言就深深覺得這位採訪記者(or編輯)的洞察力過人,他以非常準確的措辭,
  指出瑛太那種難以捉摸、有兩極化現象的矛盾性格,真是很厲害的採訪人。)

接下來第一段關於小時候的訪問,與先前mini的萬字採訪相似,所以這裡就先省略。
   若想看完整全文的話請
見此,下面直接進入第二段


— 不進去到自己的思考最深處,會抓不住角色的真實性

出道後直到『Water Boys』之前這段期間吧...對於這份工作並沒有回顧的時間,是感覺有趣還是單純工作來了就去做而已,漸漸連自己也搞不太清楚。但到了拍『Water Boys』時期,某些固有觀念開始瓦解。說是做回自己也不錯的想法,或像是主張我就是這個樣子..也可以說成想把自己可笑的部分釋放出來...

之前,多半因為自己演的出道電影(青い春)角色是一個把自己封在殼裡感情不外露的人,大家都把我看成是這樣,認為我很陰沉。因為入行最初接觸全都是電影人,甚麼電視劇,受歡迎甚麼的,當時想這不是我要走的方向。覺得自己是走Underground的人,多少這樣認定了自己。參演電視劇會感到有點自卑,這可真失禮呢。

其實去年(2006年)是我感受很大壓力的一年。雖然被說角色與角色之間差異很大怎樣那樣,在我來說我只會到了每個拍攝現場回應拍攝人員的要求而去演而已。不過,人家對我的評價好像比以前高了... 但這其實也到拍完《銀色季節》後自己才開始有所改變,它令我學會不要去想太多。最初導演跟我說:「我想你變成個笨蛋」。所謂笨蛋,給人開朗的印象,我自己是這樣想像的。可是當我開始了練習滑雪之後,「笨蛋原來是這樣的」慢慢抓到了竅門。解放了自己本身一直以來所謂的「想法」。說是放開懷抱就可以看來很笨蛋吧... 不對身邊的人存疑,相信自己,這需要相當強的精神力。

我平常不太會耍笨或狂歡盡興,相反我用十分冷靜的態度去過度思考事情。我讀了幾次銀季劇本之後,再不會去「想」,只要演自己想演成的樣子就好。只要享受滑雪就會逐漸變成個笨蛋,會發狂的去滑,一想比任何人滑得快就會一下飆出去,結果常被製片監督罵(笑)。但我當時反應卻是嘻嘻傻笑幾下。現在你要我演回銀這個角色可能已經做不到也說不定。

光是做給人看很有幹勁和緊張感是不行的,我明白到不進去到自己本身擁有的本質的最深處是表現不出來。簡單的東西,是存在於更深入的地方。這部戲教曉了我怎樣去挖掘出角色的真實性,然後只要以快樂地享受的心情去演出就好,對我來說是一次非常有意義的RESET。

拍完銀季後我去了泰國旅行,然後有一段時期工作就只有大河劇的特訓,多了很多可以一個人靜下來思考的時間。我是個步伐緩慢的人,不慢慢走的話是不行的,我還是在緩慢的節奏中生活得自然,那段日子令我再次了解到這一點。當然,也能說因為忙碌過自己才察覺到,忙可能也是有忙的好處。可是我現在一直感覺到,假如每一件事不好好專心去做,東西都會被忽略掉,變成做了浪費的事。

(看過不少採訪後發覺到,有幾部作品對瑛太來的役者之路來說,有著很指標性的意義。
  一個是早期引發他演戲興趣的『水男孩』(Water Boys),再者是他所景仰的中島哲也
  導演合作並激發他潛能的『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接著就是讓他能完全釋放自己、
  、以欣賞角度來觀看自己作品、甚至改變了以往過渡陰霾與壓抑性情的『銀色季節』,
  最後則是讓他自我沈澱並思考未來如何走的大河劇『篤姬』。反倒是讓許多人眼睛一亮
  的『Unfair』大魔王、『戀愛補給品』廣告業菁英、『交響情人夢』熱血提琴手等 ...
  都較少提及,想來真的是他那年精神狀態低迷,即使演技開始受到大家的肯定,卻始終
  沒能夠突破自己那一關吧!)


— 擁有不會讓任何人模仿到瑛太的自信

我是絕對做不成偶像的。「現今最“旬”的瑛太」之類的稱號我這一生不會有的。我不是屬於這種“色彩”的人。100人裡面有90個人會喜歡的,那是明星。可是,比起這90人,剩下的10人裡有5個左右的人是喜歡我的話,那就是我贏了,或該說這是我所追求的。

因為我覺得這5個人是很有說服力。他們可是與90個人對立呢!即使與90人對立他們仍然覺得我很好,那他們的想法一定很堅定。可以說我是有在意那被90個人喜歡的人,但並非敵視他們,只是留意著他們,覺得這樣很有趣。

可是我也不知道...如果那5個人變成90人那邊我會怎樣?我會很討厭裝出很謙虛的樣子被人看見,好像被看穿其實是希望成為100人喜歡的明星卻裝著不是。但實際上我真的不去看那種事情。我很清楚自己現在的位置,我總是會從某處用非常客觀的角度去觀察事物。

(呴~這一段真是說的太深入我心了啊!真不枉小女子我關注了你這麼久,發覺自己可能
  就是他所指稱的5%人時,突然覺得影迷和演員之間無形中有了共識。在影迷賞識他做為
  演員的表現時,他亦賞識可能為數不多的影迷對自己堅定的認可,很微妙的感覺呀。)

小時候就已經會一直想:「老師雖然在對著我們笑,但說不定他心裡是很想揍人!」之類的事;即使是非常愛護動物的動物園管理員也可能會一邊想著「這傢伙不聽話就殺了你」,一邊會臉帶笑容撫摸著小動物。人嘛,不就是踩在一條很微妙的線上生活著嗎?我是這樣想。可以一瞬間變身殺人犯,可是平常一直抱著很溫柔的情感。但只要突然觸發一個契機,會產生一種甚至會有殺人衝動的憎恨,我本身一直都有這樣的東西存在著自己裡面。復仇的戲碼,意外地在一些很普通的人身上上演著,不是嗎?我會想這該怎樣呈現出來,這就是所謂的演員吧。

但我並非說很想去演甚麼瘋癲的角色。演普通的人才是最難演的。像「圍著食桌在母親面前微微的笑一下」、「抱起小狗以溫柔的心情露出一個好看的笑容」等演技其實很難演,會令我費神去想怎麼演才好。反而叫我去演「犯人就在那邊,請對他開槍」覺得簡單多了。這種時候感情很容易代入。相反甚麼簡單的、溫柔的、體貼的之類演技要求,我發覺自己很難表現到出來。

(看到這兒,相信大家已經可以知道『Unfair』裡安藤這個角色是怎麼出來的了...XDrz
  原來事實是瑛太身體裡住了個安藤吶!(大悟)~~~ 只不過看他現在上節目時,總是
  天然呆脫線、low tension冷場、語不驚人死不休地爆料,真是很難跟這種內心複雜的
  角色或潛在性格作聯想阿!不過他能對所謂簡單即是複雜,複雜即是簡單的角色詮釋有
  所感,表示在演技上已有深切的領悟了。)


雖說很久以前就已經覺醒過來,但我曾經以為所謂長大成人應該會變得很威風有型,不是嗎?實際上,我逐漸一點一點發現成年人還是一樣是個小孩,意外地跟小時候沒很大變化似的。反而,小孩子還比較厲害。小孩子很難會像大人般感性行事,他們是相信自己的判斷而去做。我希望能以這樣的感覺去演戲。

也許我本身比較軟弱又沒有甚麼氣勢,我說不出:「我真的好喜歡這個工作」這樣的話。當然心裡是真的喜歡,但無法帶著笑容對人說出來。覺得這樣宣之於口,「喜歡」的意思會變得不一樣,像是我不理解那是甚麼所以就幹看看這樣的意思。周圍年輕的演員中,我看到一些很有勁的人也有看起來煩惱的時候,可是他們也很有決斷力,做事斬釘截鐵。

相對比起來,我是那種如果要去下一個地點需要搭一道橋而這道橋我搭不好的話,我就會無法前進。那些很有勁的人,是橋如果塌了但可以用游的過去的話就會選擇游過去。而我卻會實實在在去搭一道橋出來,並且有自信自己搭的方法會跟別人的完全不一樣。我會意識著和大家搭一道不同的橋,而且橋通去的地方也跟大家要去的地方不一樣。就算叫別人:「請模仿瑛太一下」,我也不會讓任何人模仿到。

同樣一個角色,10個人裡有9個人賦予角色一種淺淡色彩,那我就會給他塗上黑色。之前我一直都有意識地去做,但最近變成一種無意識。我會無意中出了一些奇怪的原創點子,當中也有失敗的時候。要做得跟別人不一樣真的很難耶,可是那是只有我瑛太自己才能做到的東西,這一點我是相信自己的。 

(我想,大概就是這種想要塑造獨一無二、而非以某個演員為榜樣目標的想法,才能讓他
  走出屬於自己風格的戲路吧!先前從Q醬那聽聞一個關於喜歡的演員關連性的有趣調查,
  在日本許多喜歡瑛太的人,同時也喜歡小田切讓及妻夫木聰(->加我一票XD),這樣的
  結果直覺令我聯想到,其實瑛太在不同領域的角色詮釋風格上,恰好集結了這兩人的特點 
 ,時而如鄰家男孩,時而如性情飄忽、不苟同於世的少年,也難怪會有與他們相似之說了。)



-- 向瑛太的發問

在本人面前不敢發問的問題,在這時候想問看看的是... ...
從日常生活到人生觀,跟瑛太關連的夥伴寄來了以下給瑛太回答的問題!

>> 伊武雅刀  
跟瑛太的關係:在のだめカンタービレ裡飾演溺愛瑛太演的峰龍太郎的父親,のだめ千秋等桃之丘音大學生聚會的中華料理店『裏軒』的主人。

Q: 對於瑛太桑來說,父親是一種怎樣的存在?
A: 有血緣關係的人之中,最可靠的存在。

Q: 亞洲跟美國,要是只能選一方,你會選去跟哪方交好?
A: 亞洲。

Q: 如果要你一生不能吃肉,你可以做到嗎?
A: 我本身喜歡蔬菜,多半沒甚麼問題吧...不,多半還是不行。我會想想計策。
(實際上瑛太確實是不太吃肉的草食性動物,不過"想想計策"是什麼阿?XDDD 

>> Lily Franky 
跟瑛太的關係:與瑛太在雜誌KING的「Lily Franky&瑛太之對談企劃『ん。』」專欄不定期連載。是瑛太很仰慕的人。

Q: 沒跟我見面的日子你在做甚麼?
A: 在哭。 (?!?!... XDDDDD)

>> 篠原涼子
跟瑛太的關係:在電視劇UNFAIR共演,飾演檢舉率No.1的酷刑警。瑛太演的是和她拍檔一起調查殺人案件真相的菜鳥刑警。

Q: 最近熱衷於甚麼事情?
A: 活動筋骨。

Q: 最近都去哪裡喝酒?有甚麼好餐廳請告訴我噢~~
A: 雖然喜歡去居酒屋,最近常去可以喝到洋酒的店。

>> 宮崎葵
跟瑛太的關係:在電影《喜歡你》和瑛太共演互有好感但心意沒傳達到對方的17歲同級生。在NHK大河劇《篤姬》(‘08年1月6日首播)也一起演出。

Q: 你認為以怎樣的生活態度過日子的人是最棒的?
A: 善良和有體貼的心的人。

Q: 當你感焦躁想發怒時,對方要是說了甚麼的話會可以令你息怒?
A: 「現在,真幸福呢。」

Q: 你想珍貴地守護到你生命最後一天的東西是甚麼?(物件或想法都行,人也可以,甚麼都行)
A: 持續的追求和持續的反省。 (好樣的~)

(-> 目前為止只有伊武杯杯和小葵的問題比較正常,不過接下來刺激的來了!)

>> 濱田岳
跟瑛太的關係:和瑛太在電影《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寄物櫃》裡雙主演。濱田演的椎名在為上大學而搬進去的公寓裡被一位奇妙的鄰居河崎(瑛太飾)捲入了一個悲傷的故事。

Q: 你覺得這份工作的魅力是?
A: 可以結識到很多人。

Q: 你最近好嗎?有好好吃飯嗎? (這個口氣聽起來有點詭異... )
A: 我很好。最近經常出外到別的地方,吃到很多美味的食物感到很幸福。

Q: 你喜歡我嗎?請老實回答。
A: 喜歡。可是你都沒來聯絡我~~~ (爆!這兩隻在搞什麼曖昧阿~XDDDrz)

>> 佐藤祐市
跟瑛太的關係:電影《キサラギ》導演。電視劇《WATER BOYS》('03年)的主導演,也導演瑛太主演的續篇《WATER BOYS 2005夏》。

Q: 前陣子,我在電話留了口訊給你,為甚麼沒有回覆我?難道...我...被你討厭了嗎?
A: 對不起。我喜歡你哦~ 
(God~又來一個了,瑛太你四處拈花惹草阿!XDDD 前面才說不隨便對人說喜歡,
  你現在卻已經講了兩次了(筆記)... )


Q: 目前你最想一起共事的演員是?
A: 新井浩文,雖然有很多人我都想合作看看。
(咦?沒想到是新井阿,有點小意外哩!新井前陣子最熟悉的角色,就是『伽利略』
  第六集裡,飾演內海薰青梅竹馬、被懷疑是偷窺狂的小八。)


Q: 會結伴去一起喝酒的朋友有誰?
A: Lily桑。(某人你跟Lily桑真的是呴... XD )

Q: 如果給你一種特殊能力,你會想要甚麼?為甚麼?
A: 瞬間移動。無論離開多遠,一瞬間就能到達的話真輕鬆呢~~

>> 羽住英一郎
跟瑛太的關係:瑛太主演的電影《銀色季節》('08年1月12日全國上映)的導演,一句「我想你變成個笨蛋」的指示給予瑛太很大的影響。

Q: 你的工作很多時候要長期出外拍攝,你有為管理好自己身體健康做些甚麼嗎?
A: 喝酒並讓自己好好享受。 (噗,這樣算是維護身體健康嗎這位大哥...囧 )

Q: 你是甚麼酒都很會喝,但有怕喝的酒類嗎?
A: 草藥(味)的酒。

Q: 你一下子就掌握了滑雪的技術,那下一個你想挑戰的運動是甚麼?
A: 滑翔傘。

>> 吉條英希
跟瑛太的關係:電視劇UNFAIR的製作人,電影版UNFAIR The movie是首次擔任電影製作人。

Q: 我知道瑛太桑很會喝,最近在喝甚麼酒類嗎?
A: 白葡萄酒。

Q: 在可以「今天喝個痛快」的日子裡,你的酒量大概是多少?
A: 啤酒,燒酒,日本酒,威士忌,香檳。全部,大量地喝。
 (這位大爺你是怎樣,喝免錢的阿?)

 # 瑛太照片旁的設計對白:問有關酒的題目真多...(笑) (->本人統計後共有6題)


-- 問問幕後人員,「瑛太是○○的演員」

   佐藤祐市 (電視劇《WATER BOYS》《WATER BOYS 2005夏》導演)
「瑛太是可怕難測的演員」 

對演戲的鑽研態度,中立感,節奏感,日常的不拘小節,與人之間的距離感,全都「可怕難測得恰到好處」。然後,在他深處的深處有一種似是「瘋狂」的素質,那才是最「可怕難測」的!我好喜歡呢~常與孤獨戰鬥,對恐懼膽怯,站在在拍攝鏡頭前的他,我覺得他很美麗。順帶一提,我是瑛太飯...不過我不是對「那方面」有興趣的人。

   吉條英希
(電視劇《UNFAIR》導演,電影《UNFAIR The movie》製作人)
「瑛太是乍眼看像玻璃般繊細,實際上像鋼鐵般強韌的演員」 

對一句一句台詞和對共演者的呼吸步調等都非常敏感地反應,表現得細緻入微的演員。可是他不會讓你感到他柔弱,當跟他仔細地去討論時會發覺他其實是一個很大膽厲害的男生。他讓你見到他對演戲隱約的野心,是一個非常性感的演員。

   羽住英一郎 (電影《銀色季節》導演)  
「瑛太是純白的演員」  

從06年年末到07年春,在實際將近5個月的合宿型態中為銀季拍攝一起渡過的時光裡,瑛太並不存在,我只見到與雪山大自然共鳴喜怒哀樂的電影主人翁城山銀。當電影拍完後,隔了很久在東京再跟瑛太見面,在他身上的城山銀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後面三位導演的講評真是讚聲不斷阿~ 雖然日本人很愛講場面客套話,但我想導演們
  會找他拍戲還是取決於對他演技的肯定。不過,佐藤導演阿~你講得話真的很難不讓人
  想入非非...XDDDDD )



(完)





創作者介紹

Fantástico Mundo

elo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若葉
  • eloisa,
    太感謝能在這裡看到專訪內容
    瑛太真的是位很有想法的演員
    那段5%論點 太酷了啊

    謝謝分享~~
  • 若葉,這5%理論真是很絕妙
    只不過最近發覺喜歡瑛太的人越來越多
    他這種少數fans的願望大概要幻滅了... XDDDD
    但是為了要讓大家別以為他完全是上節目時那種幾近癡呆(噗)的性格,
    所以我正在自以為經紀人的替他樹立內在形象(雖然內在形象其實某方面也很嚇人XD)

    eloisa 於 2008/04/07 12:31 回覆

  • PT
  • 第二次來這裡,第一次留言

    謝謝這一篇瑛太專訪
    自從看了"喜歡你"之後便非常喜歡他那種又飄忽又果決的氣質。說到他與Lily桑之間的友誼,我之前還私心希望瑛太能主演東京鐵塔的電影版呢。

    ps. 我也很喜歡林宥嘉,也是一個很有迷人衝突特質的人壓
  • PT~感謝你賞臉來留言阿!
    若是瑛太飯的人請勇敢站出來(要幹嘛?XD),請不要學習本尊的低調而潛水啦~XDDD

    『喜歡你』裡面的瑛太其實某方面跟他本性很像,低調、內斂、某方面有點畏怯
    沒能演到Lily的東塔或許是某種商業考量吧!
    畢竟論影響力還是Joe更勝一籌,可以理解片商會找在影壇更有知名度與地位的人,來擔任這本國民小說主角的想法
    雖然Joe的詮釋我也頗滿意,但我想若是給瑛太演他也能恰如其份的表現得宜

    ps.哇哈哈~yoga歌迷握個手!
    他對音樂很獨有的想法,與他平時表現出來有點搞笑的個性,確實也是一種反差,
    原來我專愛性格矛盾的人阿!XD

    eloisa 於 2008/04/07 12:45 回覆

  • 阿布
  • 向瑛太發問的部分真的太好笑了XD
  • 阿布已經忙到留一行文了嗎?(笑)
    這樣是不可以的喔~XD 若是不認識的人可能會被我刪掉(推眼鏡)

    那個發問很經典對吧~
    可惜發問的女性都是已婚,其他男性都很詭異(噗)
    號稱大親友的龍平、森山、小出、栗子等都沒在名單上,真是可惜呀~

    eloisa 於 2008/04/07 18:25 回覆

  • 偷仔
  • 瑛太~~
    真的是深不可測阿~
    演戲真的很強
    這段專訪雖然字有點多
    但我還是忍不住看完了~
    問答那邊真好笑XDD
    eloisa大
    真謝謝你!!
    讓我看到中文專訪XDD(看不懂日文
  • 偷仔~
    或許就是這樣深不可測的瑛太,才能如此吸引人吧!(笑)
    他曾經說過自己是生活上很隨意、有點不修邊幅的人,
    因此更要在演戲這份工作好好表現。
    雖然有人會覺得他似乎也是擁有天生戲胞的類型,但我想其實很多還是後天的努力養成
    (樹里似乎也說過類似的話,說自己非天生演員而是經過許多努力才達到的)

    問與答跟前面有點認真又嚴肅的採訪,真是天差地別的風格
    爆好笑的!XD
    中譯不用感謝我啦~要感謝親友Q醬不計心力、勞力的翻譯才是
    我只不過撿了一個現成的便宜而已(笑)

    eloisa 於 2008/04/22 20: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