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鮮事 §
新站開張,舊文章緩慢搬遷中~ eloisa7150.blogspot.com

每次到了無暇寫文時就會想到以前收集的訪談,有點慶幸庫存貨還蠻不少的。XD

訪談內容主要關於松ken拍攝『神童』的感想,後面則提到踏入演藝圈的契機、身為演員
的體認,以及談到一點小時候是愛哭鬼的事 XD。有趣的是,連他本人都說曾認為自己是
沒存在感的人,很有自知之明的嘛~(毆)。有人常說不懂他腦袋裡的思考邏輯,但其實
我覺得是他有無明確表達出來的問題,從訪談裡仍可以看到他善於思考、較成熟的一面。
現在貼這篇雖然感覺時機已過,不過它內容頗長而紮實,還是值得一看囉。 

*****************************

<GYAO Magazine - April 2007訪問>


 轉自:http://www.kenichi-hk.net ,KAREN翻譯

(註:括號中(<<)的文字為翻譯者的推測)



>>現在  最注目的演員

由小時候的愛哭鬼到有真摰演技的現在,表現那個「新力量」的長篇訪問。

昨年演出了『大和號』、『死亡筆記』等電影,獨占了數個電影獎的松山研一,也決定了演出連續劇。07年是飛躍的一年,他給人什麼樣的表情?

最新作品『神童』的監督也做了訪問,展現出這位年輕演員的全貌!從本月公開的『神童』開始,於今年有5部電影公開的松山研一。注目度急速上升中的演員,由小時候開始說3到演出電影。很多以演技為核心的迫切話題。表現出滿滿松山先生本質一面的訪問。


>>音樂電影的方法,表現直接感情

Q:看過了最新作品『神童』,今次跟成海璃子小姐合作演出。松山先生演繹的"ワオ"跟以前的感覺不太一樣呢!
A:是的。"ワオ"是一個沒什麼特別癖好,沒有什麼地方很突出,是一個很現實的人。什麼特徵也沒有這方面很難演呢。

Q:做了什麼工夫呢?
A:『神童』是說"ワオ"和成海小姐演繹的"うた”之間的感情,表現音樂共通感覺的一部電影。所以要考慮到演技方面,而現場的感覺也很重要。

Q:其中深刻的一幕是大學入學試的鏡頭。松山先生很埋頭的演奏鋼琴。現實中的松山先生會像這樣嗎? (<<這句不太清楚)
A:像不像嘛…我自己也不知道…

Q:最後"うた”演奏時感受流淚的一幕,在心中留下了什麼的感覺?
A:言語以外的東西… ...好像音樂、藝術等在心中有一個直接的感覺。沒有人可以很簡單的用言語表達出來。要用言語表達核心部份真的很難呢。為了說出重要的部份,會說了很多多餘的事。但是電影藝術,不會做轉彎抹角的事,重要的事會很直接的表現出來。其實"うた”在演奏鋼琴的一幕,感情很自然就表現出來了。

Q:普通生活中,會有用言語不能好好傳達感情的時候嗎?
A:有的。說出來的話跟原意不同,會有失去想要說出來的時候。

Q:怎樣表現這以外的感情?
A:是呢…好像"ワオ"也是,用鋼琴表現自己心中理想的音樂,不就是這樣嗎?腦海中的東西不能用實際的聲音表現出來,這跟我一樣。想要演出來但做不到,我跟"ワオ"的共通點就是這個吧。

Q:但是,會有成功的時候嗎?
A:一瞬間的,突然很配合是有的。但都不是在本番的時候,都是在testing的時候發生。(笑)

Q:當時腦海中是不是空白的感覺?
A:那時候想「呀~這個很厲害!」,演完那個(場景)之後一直都有「那個很厲害呢!」的感覺,令我很感動。



>>體驗辛苦的拍攝工作,很開心呢

Q:原本是想演什麼的?
(<<意思不太確定,我想應該是沒進行前是想演什麼)
A:沒什麼…呢。高中的時候,說了"想去東京",父母就幫我報名面試了。

Q:那時是什麼樣的高中生?
A:嗯~沒什麼存在感的人。雖然抱著「要變得有存在感的人」的想法生活著,但現實中還是沒有什麼存在感。

Q:小時候是怎樣的?
A:是一個愛哭鬼。覺得「如果哭的話什麼也可以被饒恕吧」,所以就哭起來了。(苦笑) 現在的想法是,哭泣是自己最好的防禦…

Q:防禦?
A:或者是,表現了什麼麻煩的事。有什麼時的話立即哭。或許,哭是唯一表達感情的方法。想哭的時候就會哭。

Q:面試的時候,獲得了最高獎賞,高興嗎?
A:不,得獎的時候一下子就接受了,現在是「今次不去東京不行了」的想法。

Q:原來是這樣。(笑) 但為什麼想到東京?
A:鄉下地方的人都會這樣想。但當時完全沒有被動的心情。當時的我也是,自己想要什麼,做什麼也不知道。所以當時,在東京完全不感興趣,也不知道工作(演藝)的意義。

Q:何時開始轉變?
A:Winning Pass(04年主演)的時候開始轉變。「為了一個作品,很多人一起合作才可以」,開始給了我很實在的感覺。雖然拍攝很辛苦,真的很辛苦,但是從自己出生以來,第一次盡了最大的努力。很辛苦的體驗,真的很開心。

Q:感覺到演藝工作很有趣了嗎?
A:是呢。跟人們說了很多話,發現了很多事物,這就是演藝工作中的有趣了。

Q:這之前,與人之間的機會比較少嗎?
A:是比較少的。現在回顧以前真的變了很多。做了演員,對自己來說真的是一件很大的事情。



>>大家都向右面的時候,就想向左面

Q:做了演員之後,最大的轉變一定是『大和號』的時候吧。
A:改變了「因為跟人說話而學習到很多東西」的一個作品。自己對戰爭的事一點也不知道。但參加這部電影之後,知道和平是建築於很多人的犧牲之上。那是開始就想「為什麼人得到和平之後,就會忘記犧牲的人?」因為生活而犧牲了地球,這問題有很認真的思考過。「為什麼要這樣…」的想法。

Q:為什麼會思考這些?
A:不認真生活就不行不是嗎?沒有一個人獨自思考當中的意義。大家想向右面的時候就向右面,就會變成什麼都不思考的世界。但是我自己看到「大家都向右而向右」時,我就很想向左呢。(笑) 還有,人間的結局就是連自己的事也不思考。想怎樣令自己更方便、令自己更輕鬆,反而會變更忙、更辛苦呢。與其想人與動物之後的分別,其實還有很多更直得思考的事,我是這樣想的。

Q:作為『大和號』的演員,學到了什麼?
A:演了這個,在我腦中是最棒的作品。當時的想法是「我參與那個作品,真的可以叫作戲劇吧」由體驗者的角度演繹,不能中途放棄。想著「(從戰爭點上)絕對要傳遞出去」。其餘時間就是想著"自己"的部份。

Q:之後在『死亡筆記』中演繹L,跟『大和號』中的角色完全不同呢。
A:那個主角(月跟L)都有獨特的想法…2人對話的時候,可能有很好的關係,不知道會不會出現很好的答案。我覺得事情不應該被加上黑白之分。人不可以審判人,不可以裁判。這是這部電影之後,一直在思考的事情。



>>角色的存在感比自己的存在感強的感覺很可怕

Q:雖然這樣,但松山先生演繹的時候變成一個完全不同的人呢。代入角色雖然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的東西,會有想保留一些好的事物嗎? (<<我想意思是在角色中學習好的方面)
A:變回自己之前都會有糟糕的想法。角色的存在感勝過自己的存在感時覺得很可怕呢。

Q:那,會有自己會消失的感覺嗎?
A:反而這個沒有。因為要通過自己演這個角色,就一定要思考自己的感覺投射在角色中。同一時候,也會影響到自己。兩方面的影響合起來,其中"自己"的方面如果較強的話就會有討厭的感覺。

Q:會被角色吸引了嗎?
A:例如在雜誌中看到寫著"松山ケンイチ",其實更想看到寫著"ワオ"(笑)。

Q:哈哈哈。除了演戲之外,也有很多不會表現出自己真正一面的人在呢。
A:如果演出自己,能表現出很完美的魅力的話,這樣感覺就會覺得很好。但是因為我自己就沒有這方面的力量,所以想隱藏自己…

Q:是這樣嗎?沒有那個力量?
A:我沒有。而是有著「我沒有成為表現者」的想法。


>>我不是一個強人

Q:特別是最近,角色上的松山ケンイチ的存在很突出。那樣有沒有什麼困擾?
A:那到沒有。實際上雖然用"ワオ"身份出現在雜誌封面,但都不會知道是什麼事。(笑) 我很滿足於為電影宣傳而出現在雜誌上,因為我出現在雜誌上而來到戲院的客人,會令我很高興。沒有演完角色的感覺,還有著通過宣傳而好好完全這個責任的感覺。

Q:那樣松山先生,通過作品很多東西好像海綿這樣吸收了吧。
A:每一次,忘記了的時間會感到生氣…但因為忘記了,說不定能再次吸收。

Q:能遇到那些事很幸福呢。
A:作品會帶著很感人的事,真正的幸福就不知道有沒有了。也有著什麼都不知道那一方輕鬆的活著。

Q:也有辛苦伴隨著嗎?
A:低落的時候就會一直沉下去,有著我不是一個強人的感覺。
但是電影是一個藝術品,最初說得很好的,在言語不能好好表達的時候會令我好好的想一下呢。




(完)



ps.不知道最後面的翻譯我是不是漏了,有點語焉不詳的樣子,暫且先到這吧。



創作者介紹

Fantástico Mundo

eloi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ora77
  • 辛苦啦~忙碌之於還要花時間整理舊聞...

    我覺得他充滿矛盾耶,
    他不想一直被戲中的角色套牢,(一直被叫L)
    另一方面又希望角色比他本人突出???
    我困惑了...

    神童的和音跟他本人最像,
    就是...沒有存在感...
    但我覺得也是他最失敗的角色阿,
    大和號那樣的小人物在一群大牌的圍繞下,
    反而演的很好!
    話說....獲勝傳球也比神童好看....
  • 阿海阿~貼這個不辛苦喔...XD
    比起要我寫一篇日劇心得報告or筆記,真是輕鬆好多(煙)

    其實我好像還蠻能理解他的想法說...
    作為一個成功的演員,是不該被某個角色定型的,他深知這個道理
    但他原本只是個單純的鄉下小孩,現在忽然因為演了L大紅大紫
    然而觀眾是因這個角色認識了松ken,而非因為"我是松山研一"所以被大家所認識
    這種認知上的先後或因果其實是有落差的...
    由於自己本身的不突出(沒有存在感),所以才會對性格鮮明的角色有所嚮往
    在他的內心或許是很希望自己受到重視的,不是因為角色而是以松山研一這樣的存在
    所謂的矛盾大概就是這樣產生的吧~

    話說回來...一個演員受到大家的矚目多半得透過角色,
    只有少數人是本身性格非常突出而受到注意(Joe應該就是兩者兼具的典範吧XD)
    我想是他在心態上還有點不能適應,畢竟他紅得很快、很急...
    不過現在大家也因為L的關係,開始想深入松山研一是個什麼樣的人
    至少對我來說就是如此的吧~
    所以我不太沈溺於L的角色,反而比較注意詮釋出這角色的他
    這樣松ken應該有感到安慰才是...XDDD

    和音的角色阿,真的跟他本人蠻相似的
    不過我想也是劇本的關係,無法突出也沒能有什麼表現
    但或許導演就是看中他本性的特點,所以才找他來演這種角色也說不定XD

    弱弱的小聲說... ...
    其實阿...我一直還沒看過"男人的大和號"跟"獲勝傳球" XDrz
    他早期的電影我都還沒去挖影片來看,我這個fan當的有點混的說(噗)

    eloisa 於 2008/03/15 10:30 回覆

  • 老K
  • 海哥最喜歡獲勝傳球了啦
    海哥最喜歡獲勝傳球了啦
    海哥最喜歡獲勝傳球了啦

    -完-

    那個E大啊
    臻拍謝現在才發現你的網誌耶(我之前活著的時候都在幹嘛?!)
    這裡真是寶典呢!!
    我會好好找時間閱讀這塊天地的~
    請多多指教哩!
  • 遞板凳(->有點寒酸XD)奉茶~
    歡迎來坐阿,老K~
    你的前三句repeat是怎樣,唱片跳針了嗎?(被打)

    其實我是出外低調不宣揚,在家比較高調又瘋癲XD
    所以你沒有發現這裡也是正常的啦~請不用否定之前的人生XDDD

    這裡有很寶嗎?我一直覺得我家是神經混亂的大雜匯...XD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個人,對我的blog存在日劇&足球這兩種牛馬不相干的東西感到嘖嘖稱奇
    小女子不才沒什麼能指教諸位的
    希望你在這兒玩的愉快啦~

    eloisa 於 2008/03/15 10:40 回覆